额头冒汗

2021-03-21 02:55

如找不到肇事方

叶春雷也说,希望警方能尽快找到肇事方,希望对方勇敢面对。

前晚8点过,秦杰的老公叶春雷陪着她,两口子去南坪万达广场散步,两人从珊瑚路朝万达广场并排慢慢走着,“前面有个石梯,我们刚刚跨上去没两步,我就听到老婆一声尖叫。”叶春雷说,当时他们正走在万达广场3栋下面,老婆的尖叫声吓到他了,扭头一看,秦杰面色卡白,额头冒汗,右手臂羽绒服被扎了个洞,渗出了血。“她痛得喊站不住,完全是靠在了石梯的扶手上。”而在秦杰脚边约5米远的地方,躺着一根蓝色的晾衣叉棍,尖尖的金属头上还带着血迹。

“大人痛点没啥,我不愿意拿娃娃冒险”

根据《民法通则》126条的规定,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的搁置物、悬挂物发生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,所有人或是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。而《侵权责任法》就明确规定,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,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,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,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。

闹市高空坠下叉棍

手肘被扎破 缝了10多针

随后,我们找到小区物业管理处,一位姓姚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“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听到关于晾衣杆坠落砸到孕妇的事,还不晓得这个事。”她们表示,她们只能向上面反映事情,事情的相关处理办法由上级主管处理。

听到丈夫的话,秦杰嘴角轻轻牵动了一下,她说右手确实很痛,但尚能活动,就算是伤到骨头应该也不会很严重,加上现在已经打上石膏,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“希望过几天就不那么痛了,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去拍片。听说那个有放射性,大人痛点都没啥,我不愿意拿娃娃冒险,就连抗生素也不太愿意用。”

小区门口的一个保安告诉我们,他听到有人在说这事,当天他上的白班,对晚上发生的这件事不了解,“我来这里还是有一段时间了,很少听说有高空坠物这种事发生。”

我们曾多次报道高空坠物伤人的事,尽管每次报道我们都会告诉大家,要注意管理好自己的物品,否则会负法律责任,但还是会有类似意外发生。在此,我们再次呼吁高层住户,请大家管理好自己阳台上的物品,更不要有意往楼下扔东西。

叶春雷告诉我们,截至昨天下午,警方还没找到任何有关肇事者的信息。不过,相较于找到肇事者,叶春雷更担心的是老婆的身体。两人是去年结的婚,秦杰的身体不太好,怀孕后两人都非常小心,这段时间秦杰都在家安胎,“这次受了伤,她说骨头很痛,不知道是不是有断裂,但为了宝宝又不敢拍片子。”

这栋楼有33层高 希望找到肇事方昨天下午,我们来到事发地点,万达广场3栋楼下。这是一栋高层建筑,保安说有33层。楼栋面对万达广场室内步行街,背接珊瑚路,小区周围有很多餐饮店和服装门面,人流量很大。

昨天下午,我们在大坪医院见到了叶春雷和秦杰,秦杰正在打点滴,右手打着石膏,由于疼痛,秦杰不怎么说话。叶春雷说,妻子的右手肘被叉棍扎破了,目前已经缝合了10多针。

2008年重庆就有过类似案例,当时,22岁的袁正敏在九龙坡区渝洲新城2号楼楼下摆摊时,一根从楼上掉下的叉棍砸在她头上,金属叉头插进其头颅。2011年5月31日,经过几次审定,该案终审宣判,法院判处47户业主“连坐”赔高空坠物伤者袁正敏人民币20.7万余元,户均赔偿4418.4元。

前天晚上8点过,秦杰和家人吃完晚饭后在南坪万达广场散步,突然,一根晾衣服的叉棍从天而降,正好击中了她的右手肘部。疼可以忍,但最让她心焦的是,自己怀有3个月的身孕,需要特别小心,不敢随意照x光和吃抗生素,她只有忍受痛苦,“为了宝宝着想,我尽量坚持,不去拍片。”

楼上住户都可能担责

叶春雷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,可是根本瞧不出任何异样,随后他报了警。